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我要在全是正泰的防弹少年团标签里 发一组小鸡

近况就是

我还喜欢顾城

新喜欢防弹

写一个梦 超有意思的

三次转世三次轮回如同电影一样的结局

大概是说某日某刻世界会很热很热热到地球都没了 但是在某一个地方 某个经纬度定下的 地底 是全世界最冷最冷最冷的一个点

然后 我三次蜷缩进这个点 就在离地面不远的地方 那一刻的来临的时候人都融化了

当然还有别的人物 但是忘的差不多了

结局是 我从地底出来 男主角(不知道谁)来接我 我问他谁谁谁怎么样了 转生成了如何如何

第一世的记忆很模糊

厉害了 我之前写的东西都是些什么

我看回先前写的东西,我只想说

其实你也没那么有才,其实你也没那么曲高和寡,只是你自以为而已。你没有自认的才华,不是疯子不是痞子,就是个雏儿。


前天和爸妈去云浮一个山卡拉地方。晚上出来散散步。

弯得纤细的月,透射着明朗而坚定的光,下方有一颗同样亮的晃眼的星星。星星下方就是连绵的山脉。

“太阳刚落下的瞬间,世界还微明的时刻。”

这句话立刻就蹦了出来。这句话是先前在豆瓣乐评看见评论Aimer的歌的。

我眼前的景象就是如此。还稍稍泛白的山脉上方几寸贴合着连绵山脉起伏的波浪,呈现一条带状。再往上些许,就是沉寂的夜幕了。

难以用我贫乏的语言去描绘。

那天晚上也看见星星了,更多更亮,因为...

革命是一条光荣的贼船。

这里的云都是浮起来的,就像浮在半空中一样,里面晕染开的颜色就如圣西斯帝国的油画里面的彩云一样,有自己的颜色,盛大。

他们都静静的不动,定在半空中。但是等你下一个抬头,他们又变了形状。你再仔细看他们,其实在很缓慢地很缓慢移动。它们从你头顶上空,慢慢的漂浮而过,仿佛有一块玻璃,承托着他们。

海水透明清澈,犹如玻璃一样。一浪拍打着一浪弯起的弧度,波光粼粼。
海的爱人是光。
他们像揉皱的纸片一样。而放眼望去,盯着海平线的中央,远处犹如无数回家的鱼一样,往着共同的一个方向。
这样的美,犹如宿命。

很有趣的现象

将装神弄鬼写进书中为卖点的人是彻底的无神论者。

画少女漫画出名的汉子在平时的生活里情商为零。

满口黄段子生殖器官乱飞的老司机其实还是处看见男生会脸红。

精通化妆品牌子并且喜欢研究各种化妆品和化妆视频的女孩脸部邋遢。

喜欢逛街买衣服鞋子喜欢韩流欧美的人穿衣十分随便还惊叹朋友着装精致。

反过来,相信鬼神存在的人不看恐怖小说,会撩妹的技能浑然天成。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不是无神论者那不被自己小说吓到。
如果脸部精美得当何须化妆品。

我是一个很讨厌看韩剧或者是电视剧的人。

说剧本老套韩国人长得一样分不清这电视剧的明星所以我不喜欢。
都是借口。

我不喜欢那种做梦的感觉。我不喜欢那种自己陷进去剧情的感觉。
我宁愿现实一点。
一场电影一首歌,一个mv一个故事,都是一场梦。
大梦初醒,方觉荒凉。
我还是我,他们还是他们,高高在上身披荣光。

我不如,不去做梦。
脚踏实地现实点。没有那么多波澜没有那么多情节和传奇。
我只是平凡一隅。

(这就是我选择恐怖片的理由?)

说说文笔风格。

不同作家不同人不同风格。

百度有个贴吧文字控。一开始我很喜欢里面的短句,后来我对大多数都嗤之以鼻。甚至不想再点进去。

千篇一律的矫情无一例外的情话。
当然咯,现实不也如此。
很少,有令人眼前一亮或是厚重感觉的短句。

再说说郭敬明。

初看他的书时是四年前,喜欢的不行。那本《幻城》。
两年后觉得那本书很中二。
三年后觉得自己很傻。
四年后为了对照幻城电视剧而翻阅。
“也不会嘛,他的文字。还是挺打动人的。”
大概那三年是因为看过十几次后再未看过,一直凭借自己的记忆去回想内容。
你知道的记忆总是以开始清晰无比最后清晰到出错的东西。于是就在不停的出错中把幻城在脑海中丑化了。
前几天再看,发现真的...

1 / 14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