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我看回先前写的东西,我只想说

其实你也没那么有才,其实你也没那么曲高和寡,只是你自以为而已。你没有自认的才华,不是疯子不是痞子,就是个雏儿。


前天和爸妈去云浮一个山卡拉地方。晚上出来散散步。

弯得纤细的月,透射着明朗而坚定的光,下方有一颗同样亮的晃眼的星星。星星下方就是连绵的山脉。

“太阳刚落下的瞬间,世界还微明的时刻。”

这句话立刻就蹦了出来。这句话是先前在豆瓣乐评看见评论Aimer的歌的。

我眼前的景象就是如此。还稍稍泛白的山脉上方几寸贴合着连绵山脉起伏的波浪,呈现一条带状。再往上些许,就是沉寂的夜幕了。

难以用我贫乏的语言去描绘。

那天晚上也看见星星了,更多更亮,因为...

革命是一条光荣的贼船。

这里的云都是浮起来的,就像浮在半空中一样,里面晕染开的颜色就如圣西斯帝国的油画里面的彩云一样,有自己的颜色,盛大。

他们都静静的不动,定在半空中。但是等你下一个抬头,他们又变了形状。你再仔细看他们,其实在很缓慢地很缓慢移动。它们从你头顶上空,慢慢的漂浮而过,仿佛有一块玻璃,承托着他们。

海水透明清澈,犹如玻璃一样。一浪拍打着一浪弯起的弧度,波光粼粼。
海的爱人是光。
他们像揉皱的纸片一样。而放眼望去,盯着海平线的中央,远处犹如无数回家的鱼一样,往着共同的一个方向。
这样的美,犹如宿命。

很有趣的现象

将装神弄鬼写进书中为卖点的人是彻底的无神论者。

画少女漫画出名的汉子在平时的生活里情商为零。

满口黄段子生殖器官乱飞的老司机其实还是处看见男生会脸红。

精通化妆品牌子并且喜欢研究各种化妆品和化妆视频的女孩脸部邋遢。

喜欢逛街买衣服鞋子喜欢韩流欧美的人穿衣十分随便还惊叹朋友着装精致。

反过来,相信鬼神存在的人不看恐怖小说,会撩妹的技能浑然天成。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不是无神论者那不被自己小说吓到。
如果脸部精美得当何须化妆品。

我是一个很讨厌看韩剧或者是电视剧的人。

说剧本老套韩国人长得一样分不清这电视剧的明星所以我不喜欢。
都是借口。

我不喜欢那种做梦的感觉。我不喜欢那种自己陷进去剧情的感觉。
我宁愿现实一点。
一场电影一首歌,一个mv一个故事,都是一场梦。
大梦初醒,方觉荒凉。
我还是我,他们还是他们,高高在上身披荣光。

我不如,不去做梦。
脚踏实地现实点。没有那么多波澜没有那么多情节和传奇。
我只是平凡一隅。

(这就是我选择恐怖片的理由?)

说说文笔风格。

不同作家不同人不同风格。

百度有个贴吧文字控。一开始我很喜欢里面的短句,后来我对大多数都嗤之以鼻。甚至不想再点进去。

千篇一律的矫情无一例外的情话。
当然咯,现实不也如此。
很少,有令人眼前一亮或是厚重感觉的短句。

再说说郭敬明。

初看他的书时是四年前,喜欢的不行。那本《幻城》。
两年后觉得那本书很中二。
三年后觉得自己很傻。
四年后为了对照幻城电视剧而翻阅。
“也不会嘛,他的文字。还是挺打动人的。”
大概那三年是因为看过十几次后再未看过,一直凭借自己的记忆去回想内容。
你知道的记忆总是以开始清晰无比最后清晰到出错的东西。于是就在不停的出错中把幻城在脑海中丑化了。
前几天再看,发现真的...

第一次看见星空,超激动

原本要去这种山里面住是很不乐意的

但觉得还是值了

仰头看见的那片星空就犹如小时候在天文馆看见的一样,没有边际,仿佛海洋一般把人包裹,拥你入怀。难怪一词曰星海。好想躺在地上仰望星空!这样眼见就只有星辰了,我睡在星海里面,那是多绝美的享受。

我终于能名正言顺地用“颗颗闪亮的星子”来形容这片天际。果真是一闪一闪地,眨着双眼,有节奏,仿佛它在呼吸,生命的张力。细小的犹如水钻般耀眼。
一片繁星漫烂。

有人评论了一句,顾城的诗很伤感。

我皱了皱眉,说,顾城的诗很伤感吗?

倒不如说令我皱眉的,是伤感这个词。

大概是因为伤感被过多的用于描述现代诗的风格。

但其实纵观现代诗,深入了解些许,大部分都不能用“伤感”去描述吧。

伤感并不是描述现代诗的一个很好的词汇 璃。相反,我觉得伤感是一个很讽刺的词汇,它可能被用来描述太多的现代作品的风格 失去了它原本那一种惨淡的蓝色的格调。

而那种普遍的“伤感”,只是一种普遍的情怀吧。

有人说见你高谈阔论头头是道,你很了解顾城嘛

但其实我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对他人生历程有一个大概的知晓。
我对他仅知道:他杀了老婆后自杀,曾经居住在一个小岛上。
就这么多。

若是说我了解顾城,倒不如说是我理解了他。

我透过他的文字,我已经能够想象得到他的为人,他那一颗心,他是怎样的状态。


但我没有感受到他的胆小脆弱、

诗说

顾城觉得李白的诗,王维的诗大部分都是长出来的。

他把诗分为“长出来”和“做出来”。

李白我感觉不到,但是王维,一提到他,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的确啊。尤其上一句,浑然天成。最和谐的状态。

同时顾城他也提到了“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尤其是当我读完为那一句诗的时候,的确有这样的想法,他的确就仿佛是看着那样的美景,突然间诗意萌发出来,带着非常自然的灵动就创作了出来。

但这一句话我又不完全赞同,有的时候注入了非常多心血与情感的文章并不是妙手偶得之的。

顾城说每一个字都是自由的。

如果我什么时候,也能够达到他所说的这样的浑然天成的状态,那便是很高的造...

1 / 14

© Lavend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