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鲸落(三)

    在深海,营养成分通常很稀少,许多深海的小生物都难以生存。鲸和艾兰说。深海是漆黑的,白骨嶙峋的。艾兰则说云上的世界,一切都洁白到耀眼。

    “天上不好吗?”鲸问。

    “我不知道。”艾兰回答,“但我真的不喜欢。”

     对于鲸而言,海洋也不过单调如许。近岸的机会很少,每日映入眼中的都是一成不变的蓝色。偶尔阳光泛滥,水面便缀满了数以万计的细小光点。也仅此而已。...


鲸落(二)

   很久很久以前,他们就存在了。不是造物主,不是上帝,只是居于云端。或许,天使便指他们。

   艾兰是其中之一。云端上的世界,只有望不尽的纯白,唯一的点缀是他们的发色。单调的生活,举手投足与人交谈间,都另艾兰感到束缚与生疏。许多的天使的眼眸都是金色,而艾兰的眼眸却是蓝色。

   他同那些毫无想法的人不同。他常常遥望云下的世界。他喜欢看着那片水域,温柔而声势浩大的水色,总能点亮他的双眼。明明灭灭,浮浮沉沉。大多数人都在暗地里嘲笑他,将他视作格格不入之人。

   天地之间...

鲸落

“艾兰,艾兰?你在想什么呢?”

   白日晴朗,温柔的日光落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也覆在海中的一座小岛上。

   一个少年坐在岛上,目光凝在空气中。这是个面容姣好胜似星月的金发少年,拥有一双罕见的萤蓝色双眼,在阳光下活似烧色玻璃般通透。缟白的丝绸袍子裹在他的身上,不高的个子,赤着双脚。

   岛屿静静地浮在海面上,细看却感觉它在呼吸。

  “没什么。”名叫艾兰的少年从沉思中蓦地回神,轻轻地回答道。

    原来,那是一头鲸。在它的身旁,游...

趁记忆与所有的感受尚未模糊…
我记得,整个六月七日我都浸在一种挥之不去的紧张感中——快要流泪。当语文开考前,监考老师展示试卷的密封情况时,我的内心,蓦地飘落一句话,一个念头:
            终于等到你了。
是的,我这三百多个昼夜,就是为了你。进考场前,我早已抛却一切杂念,一丝未有。不担心的。而待卷落,我看那个作文题的一刹那,泪水忽然盈满眼眶——
           仿佛那就是在与我对...

我回来啦 发篇东西,还有很多,都留在日记里面了

近况就是

我还喜欢顾城

新喜欢防弹

写一个梦 超有意思的

三次转世三次轮回如同电影一样的结局

大概是说某日某刻世界会很热很热热到地球都没了 但是在某一个地方 某个经纬度定下的 地底 是全世界最冷最冷最冷的一个点

然后 我三次蜷缩进这个点 就在离地面不远的地方 那一刻的来临的时候人都融化了

当然还有别的人物 但是忘的差不多了

结局是 我从地底出来 男主角(不知道谁)来接我 我问他谁谁谁怎么样了 转生成了如何如何

第一世的记忆很模糊

厉害了 我之前写的东西都是些什么

我看回先前写的东西,我只想说

其实你也没那么有才,其实你也没那么曲高和寡,只是你自以为而已。你没有自认的才华,不是疯子不是痞子,就是个雏儿。


前天和爸妈去云浮一个山卡拉地方。晚上出来散散步。

弯得纤细的月,透射着明朗而坚定的光,下方有一颗同样亮的晃眼的星星。星星下方就是连绵的山脉。

“太阳刚落下的瞬间,世界还微明的时刻。”

这句话立刻就蹦了出来。这句话是先前在豆瓣乐评看见评论Aimer的歌的。

我眼前的景象就是如此。还稍稍泛白的山脉上方几寸贴合着连绵山脉起伏的波浪,呈现一条带状。再往上些许,就是沉寂的夜幕了。

难以用我贫乏的语言去描绘。

那天晚上也看见星星了,更多更亮,因为...

革命是一条光荣的贼船。

1 / 15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