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我再次想起那段话,《欢喜》里面的
“每次翠儿打扮停当,替我撑场子,哪怕是穿同一条黑裙子,同一双高跟鞋,我还总是诧异于翠儿的美丽。
我总问为什么我们没能有好结局,不是因为太熟了,我想是因为时候没凑对。”
不是我一语成谶,是真的。我很早就这样觉得了。我在日记里面也有写。不过我们不只是时候没凑对,人也是不对的。
他今天来找我说的时候我心脏略微带有一丝狂喜,但就一点,然后我就大概猜到了,果不其然。但我却没什么。因为他作为朋友永远地留在我身边,那就够了。
他说“其实一直感觉你在身边来着,好久”
我说“可能只是我比较了解你?”
我也感觉,我们的联系从不断绝,从初二到现在大一。从不。我一直很了解他近况。可能是我这个人本来...

我要尽可能说明一个很绕的问题。因为我自己也没有想明白。但我肯定的是我认为我自己并不喜欢c,这个人可有可无。作为朋友我很高兴拥有,如果朋友之上我觉得可有可无。因为没什么朋友之上可言。我没什么感觉。

一开始和他聊的只是楚留香的事情,聊的次数不多,但是还挺能聊。暑假他有打过电话给我,我也很正常地就听了。他拥有干净而明朗的嗓音,十分清脆的口吻和语气,吐字清晰,笑声温柔。这一切都令我心情大好。而j的声音不是这样,j的声音很低,很模糊,但也挺好听的,有点口音,也有点黏。

有一次c找我。我挺意外的。说想听我声音,想和我聊聊。然后后面我记忆就断片了。我基本上和他聊的都是关于楚留香的,因他知道很多。后来就是j离开了...

写给别人的

你写的那些我都看完了。

像楚留香这样的游戏很特别,它让不认识的人成为关系紧密的好友,即使是虚构出来的一个江湖,也让人感受飘满了忠义与情怀。

我也总是处在一种很难以理清的状态。我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游戏,但是不得不承认我托付了真心。我一开始没多想的,只是看见我朋友玩,我自己刚放假闲着没事干,就玩来看看。进神罚是机缘巧合,认识所有人都是机缘巧合。

在一百级之前我都不怎么会玩这个游戏。一开始帮派我也没多留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能记住他们了,愿勉君的小和尚,吐槽超直的隋汴丸丸,名字第一个字不会读的蕊蕊,还有头上顶着讨厌任何人却在神罚的漠青青,小萝莉烟络和她互树红榜的都西要努力挖矿娶仙女,被丸丸叫做吸茶吱...

一些可有可无的东西

在没有lof的时间,我还是很多话,并且爱写下来。我放上来吧。事实上并不是可有可无,他们是很重要的。只不过对于lof,他们可有可无。

2018.3.10

我路过课室,看见的景象,我不能忘。

窗外是高大而美丽的黄花风铃木,刚好出现在窗口。

那是五点半,可能阳光也很适合。总之千千万万是原因,千千万万的光影,千千万万种方法。当那一刻,到我眼中的景象,阳光像加了滤镜。我所见就像加了滤镜。八十年代的滤镜。柔和而温软老旧。每一间课室都是如此的光影。

Matilda

这天还看了《楚门的世界》。写了个,不算影评的影评。

2018.6.22

我现在在虹桥高铁站,等检票,把昨天该写的补上。

昨天和六千亿去了上海迪士尼。

本来这该是非常...

“知道了。下次上您这来,就像和遗体告别。还有呢?”

说起来用这个软件是因为我初中的语文老师,她说她把我们写的文章都放在这里。
2014-2018,我还在,lofter面目全非了。不能说更好了,也不能说更坏了。
四年,很轻的一个数字。但这样看来又仿佛过了很久。从一个人的初二到一个人的大一,这是人生的一大步,但就从字面来看,四年只是很小。比起什么三十年,五十年。
或许,这才是我所追求的不变。我自己做到了。

独对沉暮

长叹

深吸一口气,我开始娓娓道来吧。我已预备写很长很多很乱。

就算写过了,重重复复,我也还是想说点什么。

今天刚上线轻生就立刻知道了,说“之之”,我说我在。上次离开的时候有些人我和他们说了,有些人没有。今天我回来,有的人我回复了,有的人没有。

年年还在,仄仄还在,轻生还在,冷月也在。都西也在。

我就和都西聊的多,以前也聊的多。

说说这个人吧,我好像没怎么正面谈过他。34岁的一个人,华仔。对我很好,很喜欢我。曾经。

要命了我打cj出来的还有传佳,就如同我打jj出来佳佳一样。傻佳佳宝贝佳佳打多了看着我难受我直接关了联想。zcj。

我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把自己的回忆重重复复翻滚,直到记忆犹...

我回了人间一趟。

我最后留给我师傅二字“走吧”,他并未回复。

我承认这么久了我还是难以释怀。他到底是什么神仙,让我这般挂恋。

他回岁月了,而我很久之前就回了神罚。和最初认识的一样,我们头上一个“萌”,一个“晓”。我还穿着问初心。

拜师的时候,他修为比我高。后来我一直比他高。

离开的时候,他修为比我高,像一开始那样。原来他说的回去,是回去岁月。

许多朋友问我怎么了,但他们头像都已是灰色。我坦然接受。我不再感慨,这人间。

但我依旧无法释怀他。

“原来,今生今世已惘然,山河岁月空惆怅。而我,终将是要等你的”。

但是

“等死死会来,等你你不会。”

曾经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这一个人勾起了我多少愁绪万状。我永远无...

随便拍的 重点是看日期 神奇吧
但是。。不像以前那样了
他字更好看了

1 / 16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