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红尘中,我与你就此别过

 轻点绿水,晚剪夕影,那时阳春三月,你带着尚未消融的澈雪,出现在我面前。
 眉眼入骨,丹青不及,一颦一笑都挟着仿佛来自天外的灵动与不属于凡尘的烟火,云袖流珠,衣袂轻轻,贯彻春冬的暗语,巧笑倩兮。
 寄琵琶一曲思君,三千青丝,且绕余音慢,纤指撩,半日梁上安燕雀,小炉香烟焚紫檀。
 终究在那日落霞,停了玉簪,罢了流月,你转身告别,带走那抹灵动的烟尘,从此笼住我心底深处的那存柔软。
 书千卷,经文间,漫边思无涯。重重帷幕烛火,朦胧半世再叹的缘分,已经走到尽头。而你,已经不再是那个不染纤尘的女子,一袭白衣。
 多年后,你身披凤霞,嫁衣艳烈,今生入他堂,似火灼伤我的眸,耳边风声呼啸,我的心已经成为片片零碎的灰烬。
 多年前你的笑容,依旧存留在我的记忆中,渐渐编织成一朵曾经。
 走遍千山万水,红尘中,我与你就此别过。



评论
热度(3)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