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他年

月光清朗,月色姣好,轻轻为江上笼上一层柔薄的纱幔。远处的万家灯火朦胧在这半世唏嘘中,点点跃动着远去。粼粼波光碎开倒影的星光,连岸漆黑,数叠远山逶屹成一片水墨连绵。
唯渔舟一芥,静静地横卧在江面上,离岸边只有数十步的距离。只是一个漆黑的剪影,在星河为幕的夜空下。却又是一个点缀,作为一个独立而特殊的个体存在,静卧在江面上。
不去想象它白天的光景,亦或是在上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渔夫。又或许它是被遗弃的人烟。
在这样一片柔美而清丽的江面上,唯有它是这样的特殊,引人注目。仿佛看见这艘小舟行驶过大江大河,披着朦胧的烟雨划过江南水泽,最后停留在这样一片清朗的月光下,透过那世的遥望,目光深深,随到天际。

评论
热度(3)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