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我在巷子这头,与你擦肩而过

 一一抚过昔年的青砖,从指尖传来陈年的触感,石落尘扬,砌成的缝隙间透过的光阴,流转前世的相识。
 那年雨落匆匆,渲上黛色的远山连绵,叠入天际的云。泥泞的水泽,溅起一朵朵水花,我经过一条望不到头的巷。
 抬眸,我仿佛在那瞬明白了缘分。你一着水红色的高领旗袍,领口晕开朵朵缠莲,点水菡萏,如水一般的清丽。鞋跟滴滴答答,和着雨声沥沥,在你背后织成一副雨帘。一把纸伞撑开一方天地,雨水顺着伞檐滴落。
 望不到头的巷子似乎在那瞬消失了所有的距离,我清楚地看见你睫毛纤动,抱着一种表情路过我此刻的生命。那样措手不及的擦肩而过,我只能在记忆中一次次地回想,然后盼望着再有的相遇。
 你是那个我命中最完美的女子,油纸伞上的骨枝红梅,清冷的梅香。我在庙中为你求一世平安,书卷阅过千遍,再执笔留下一笔墨痕,你的倩影,深深烙印,活在纸上,笔下,心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下一世,我依旧是那个信着缘分的人。披着一蓑烟雨等待轮回,赋予一纸的思念。


评论
热度(3)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