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梦想

  我有一个梦想。记忆里它干净,无关纷繁杂世,只有最浅淡,清透的一笔。

  不过这大多是不可能实现。

  在午后温暖的阳光里,安静地独坐一隅。面前有些老旧气息的木桌上,被暖风吹开的窗帘偶尔轻点台面,把刚要执笔写下的一页掀过,流动在上面的点滴,悸动了呼吸。

   面前一盘四季常青,落笔写下的字清秀娟丽,带着古水离风,仿佛春风吹开湖面的涟漪。

   没有任何参杂。

   女子端坐桌前,有些时间的面庞依旧动人,字里行间的灵韵透过那一双眼,能看出,能听出,能闻出。

   干净美好的侧脸偶尔搭落几缕发丝。一着简单而不失雅致的衣服,颇带些民族味道。

   累了,就躺在摇椅上,看点诗书。

   不过这大多是不可能实现。


评论
热度(3)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