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欧洲随记【法国】

   

  巴黎不负盛名。法国也是。

   那是完全不同于东方的建筑风格与观念。

   虽然没有亲身下车体会到法国香榭丽大街上午后温暖的阳光与穿梭其间的淡淡咖啡香,但也领略了两旁高大的梧桐。

   梧桐,总该是落叶知秋的。

   街边的房屋就与电影里见到的一样,完整地把古建筑保留。下面却是各种玻璃橱窗折射得好看的商铺。行人悠然,时尚。

   没有去到地下得地铁,所以对巴黎的印象只停留在街上两三的行人中。

   没有太过宽敞的街道马路,却迷你的精致。两旁的建筑以相同的角度往两旁延伸。没有见过的角度。

   欧洲人的面容,已经是最大的点缀。

   我曾抬头时撞上一个欧洲女人的目光。大约三十岁。

   眼瞳是我从未见过的蓝。

   仿佛蕴含着碧海蓝天,却要更加浅淡。晶莹剔透无比,仿佛一个玻璃珠子,通透的能看见盈盈眼底。

   在阳光下,那双眸子,晶莹的紧。

  巴黎的街道上随处可见黑色的鸽子。在别国的广场也是。鸽子三三两两自顾自觅食,即便人走近了,也不肯飞走。

  我有听过一句话:对一个城市的好感,有时候只源于一只不怕人的动物。

  法国街头很干净,只有落叶与烟头。

  落叶一叠叠。说不出的感觉,我只能用咖啡色来形容这个城市。

  巴黎得天空是极美的。云层松软层叠,富有形状,像是簇拥的芙蓉,层叠壮阔。

  法国盛赋历史。各种各式的宫殿,建筑,完好而盛大。

  不同于中国的故宫。我想,故宫的特色,在于中式庭院与中国元素。但并未太彰显,或许是体现在细节中,又或许见多了。

  但像卢浮宫,凡尔赛宫。

  我只能说,是我从未,从未,从未见过的盛大。如史诗一般的盛大。弧度恰好的穹顶与四周高大的柱子,撑起了仿佛天空一般的高度。

  是天空,天空一般的高度。

  仰头可苍穹,谁人不生敬。

  头顶绘制的神话故事,硕大的水晶吊灯,还有我爱的巨大落地玻璃窗,都体现着当时波旁王朝的恢弘。

  盛大得,一如未见。

  以致出来后,我觉得天空也就如凡尔赛宫穹顶一般的高度。真的,不得不感叹的震撼。

  法国很美。

  

评论
热度(1)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