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欧洲随记【瑞士】

  

 
 瑞士,我最喜欢的国家。

  大概是因为雪山的缘故,我一直觉得那里无比的纯净,圣洁。房屋都将被漆成纯白,期间几点玫瑰盛开在阳台点缀。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市央有一栋巨大的钟楼。

   当然,事实并非。

   瑞士的卢塞恩,繁忙,同巴黎相比,自是失了太多节奏。没有富有特色的建筑,也没有想象中的纯净。

   但去了瑞士的一个小镇因特拉肯后,我还是对的。

   雪山在不远处隐约,有些蓝与粉。云像绵薄的丝带,漂浮在山间。天蓝的与山辉映。草,翠似欲滴。

   就像是童话世界。

   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此番可是人间景?

   小镇上很多游人,居民也不少。

   瑞士与法国最大的区别,就是花。

   随处可见的窗台上的花。

   包括上雪山时坐列车经过的地方,都是大片的花田。

   瑞士或许说不上多有特色,纪念品也不多好看。这个以钟表机械出名的国家,我还是能保留心中那纯净斐然的净土。

   还是我最爱的地方。

评论
热度(1)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