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且谈】以美为信仰

   “如果没有美,我可能毫无信仰。”

   诗词曲赋讲究韵律美,画面美,文人随笔讲究的是随心美,书籍篇目讲究的是思想美......

   我总感觉,说到底,文人终究是以美为信仰!

   也不仅仅是文人,诗人。音乐者,绘画者,只要是心灵别有栖居之地的人,都是以美为信仰的人!

   所谓行走在世上以文字音乐等为慰藉,所谓栖居的地方,所谓疗伤的良药,不过皆因以美为信仰!!!

  虽然有时,文人之言多了些空话与不切实际,有时会沉湎于自己的世界中,有时想要剥离现实与精神,想要抛开现实金钱而去追寻一种至上的写作等等等等。但是每一个有别样心灵的人,都是上帝的宠儿。

  所以我觉得,应该试着分离自身。心灵一半属于焦躁的现实,一半归于纯高的灵魂!忙碌在现实的铁蹄下,但不会忘记栖息在心底的美!!毕竟现实与金钱的问题不可能抛开,但信仰却是一辈子的东西,不会丢失。

   【摘自网络】

    由此,我不禁想到了今天的文人和文学所面临的问题。从文学研究的角度来看,大学文学院系的师生们专门研究文学,文学研究成了一些人吃饭的工具,可以凭借它来评教授、博导。对我们写作者来说也是,这个人是写小说的,那个人是写诗的。我们是把文学作为一个职业来对待。即便是业余写作的人,他也是准备成为一个作家,有一天要靠这个东西养家糊口。往大一点说,可以靠这件事情扬名立万。写作职业化造成今天我们写作与生活的分离,就是我们大部分时间是不在文学状态里的,不在文化人需要的状态里的。就像说今天我要上班一样,我们打开电脑要写东西了,就给自己下指令,现在我是一个做文学的人,要用文学的思路思考,要写一篇小说、一首诗歌、一篇散文。而在大部分时候,我们自己跟文学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我们完全是按照身边平常人的方式、平常人的规则在生活。在我们的生活状态中,美学的、创造性的、艺术家最需要的东西几乎不起作用。在这样一个写作变成一种职业,实际生活大部分与我们写作所需要的文化与情感状态并没有特别关系的时候,我觉得这样的分离也就造成了当代文学的一些问题。

【摘自网络】

我觉得最后就是文学拯救了他,每天都在那样的状态中,每天都在写作,而且不是像今天这样职业化地写作,而是在那样的生活状态中寻找美、发现美。这使他得到了慰藉。

  【摘自网络】

我们非常有必要反省自己,反省自己的生活,反省自己的写作。应该像对待宗教一样来对待我们的写作,在写作中克服功利主义潮流加在我们身上的枷锁,写出我们生命的丰富性和精神飞翔的美感。

 【摘自网络】

我觉得这辈子可能永远也达不到苏东坡、杜甫他们那样的高度、那样审美的典雅的方式,但是我觉得很安慰,至少我在人生的某一个阶段当中有过那样特别美妙的体验。所以后来我讲,这个书成不成功对我不重要。

 

   

 

评论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