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近日听闻世间会有圣女降临。
鹤寺只是听着。她不看重。但是整个世界都在期待。
传说圣女降临的那一刻世界各地都能看见,而若是承蒙圣女光辉的眷顾,则会永远幸福。
鹤寺看向窗外。萧瑟寒风刮过,她轻轻地皱了皱眉。转而看见球场上的某个高大身影,又化作了一丝甜蜜。
她所爱之人。
过往几十年间,她都不曾觉得她有多被世界宠爱。直到如今。她终于认识了值得深交的朋友,值得托付的良人。
她想这样一直下去。

12.9日夜晚11:30。
准确来说是整个世间都没有沉寂。
12.10凌晨0:00,是圣女降临的时刻,千年一遇。
鹤寺开着灯,在被窝里玩着手机,看着各种准备刷圣女降临的朋友圈和帖子。
11:40,一切正常。没有任何神迹要出现的迹象。
11:50,鹤寺依旧刷着微博。
11:55,世界屏息,进入倒计时。
11:56———
“啪!”
房间的灯一下子就关上了,那一瞬间差点把鹤寺吓得手机都拿不稳。
“这......”
莫名其妙没灯了之后的疑惑只持续了一秒,下一秒,黑暗的房间里突然间凭空升起了数万个淡金色的光点。
“这是什么......?!”
千万点点光芒越来越多,突然间,鹤寺就觉得她一下子失去了重心,整个人飘浮在半空中,身边是不断往上飘起的光点。
光芒最后都会聚在她的身上,砰然炸裂开来。
现在,11:57。

“你被选择了。”
鹤寺听见一个声音对她说。
“你要接受,你的历练。”
鹤寺漂浮在一个无边的黑色空间里,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色身影。
“去吧。”
来不及说什么,鹤寺已觉得双眼厚重,沉睡过去。
现在,11:58。

所谓的历练,原来是对她心的一种磨练。她所过的,是与她完全完全相反,她最憎恶的一种生活。她成为了她最憎恶的人。穷人,富人,庸碌的人。
三种不同的人,三种轮回,用了300年。
才明白,到底她所要知道的是什么。
现在,11:59。

全世界的人都在等待,零点的那一刻。
传说零点的那一刻,他们如果看见的是金光,那么将会换来千年的安详,如果看见的是红光,那么这千年都将历经劫难。

“你回来了。”
祭司没有转身,淡然起唇。
“是。”
鹤寺浅礼。
“欢迎你,第八位圣女。”
“告诉我,你明白了什么。”祭司开口。
“前几十年里,我很痛苦,因为我根本不接受这样的自己,我没有一时不刻在想念我生前的自己。”
“但是往后的那些年里。我明白了,不论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世界怎样待我,环境如何,我都应该恪守本心。那样算的,是我期冀的纯净心灵。”
祭司颔首。
“那便够了。你已经可以胜任这个职位。”
“最后的一个问题。”
祭司示意她说。
“究竟世间已经历过了多少年?”
“这全凭你的决断。不同的世界,在不同的圣女手里有不同的过往与未来。”
鹤寺皱眉。这答案模棱两可。
“好了。你该走了。”
下一秒,她就从云端坠落。
现在,12.10,0:00。

“看哪!!那是圣女吗!”
眼前的天幕突然间从远处出现了一点金光,而后渐渐放大。
他们所看见的,是一幅如同巨大古老油画一般的景象。
是天使附身亲吻人间的场景。
微微飘逸着的淡白长裙,她的双眼闭着,却浮动着美好和安详,微微翘起一丝的弧度的嘴角让人觉得这是甜美的微笑。翅膀在身后张开几乎覆盖了整个天幕,金光璀璨,羡煞万物。
鹤寺只是觉得,自己在那一瞬间仿佛被什么东西托住了一般。
天空中的油画,渐渐淡去了,转而,是一个小小的光点。那时候的鹤寺,双翼笼着自己,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包裹起来。她在等待着最终的蜕变。
0:03。
双翼猛然张开,连带着里面的淡金色光芒一同洒落在人世间。鹤寺,再一次睁开了双眼。缓缓的,缓缓的睁开双眼。
她悬在天际,一袭淡白色的长裙和淡金长发相衬,脸上挂着柔和的微笑。
0:05,她倾听到了所有人的愿望。
“圣帝。”
鹤寺双手合十,她也有自己的最后一个愿望。
“让我所爱之人和爱我之人,看我最后一眼吧。”
纪轩也看着天际。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有一丝别样的失落。他觉得好像什么重要的东西,从他的骨肉里彻彻底底的分离了。
鹤寺最后的目光是留在了他的身上。最不舍最温柔最长存的目光。纪轩从那目光,不仅读到了,爱,不舍,苦涩。
还有数多的难以说明的情绪,都隐藏在了的那一双淡金色的眼底。

三年。
鹤寺已惯了自己的身份。前些年来,还有对生前自己所拥有一切的想念,如今,她已经不再奢求。
但当她知道,纪轩还没能忘掉自己时,她决定亲自去和他说。
三年,哪怕是她最好的朋友,爱的父母,也差不多淡忘了她这个人的存在了。

“鹤寺!”
那晚,纪轩的梦里再一次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他狂喜地想伸手触碰。但碰到那身影的一瞬间,鹤寺就化作了点点光尘消散在空中。
“别再去寻她了。”
身后一个万般熟悉,却又疏远的声音响起。
纪轩转过身。
鹤寺?圣女?
“你终究要忘了她的,你应该忘了她。”
“为什么。”
“忘了她,你才能有快乐。”
“但是她的存在,是我在这世界上最大的快乐。”
纪轩双眼通红。
鹤寺觉得自己的内心深处久违的颤动了一下。
“不对。她已经不在了。”
鹤寺勉强一笑。她早已被剥夺了爱与被爱的权利。
“闭嘴。”纪轩突然怒斥。
“我是鹤寺,可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鹤寺了。”
面前淡金光辉笼罩的圣女,哪有半分鹤寺的影子。除了容貌无二,气质也都全然不同。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你还是让我忘了她吧。”
纪轩转过身,叹道。
“好。”
鹤寺点头。

梦境消失时纪轩分明的感受到了一滴泪滑落在他的脸上。
梦醒的纪轩猛然间坐起,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他连忙抬手,擦了擦自己的右眼角,发现自己的手上竟然染上了一点金光。
这一点金光从此再也消散不去。

直到千年后的下一个轮回,他再遇见了鹤寺的时候。
“你在这里?。”
“我在这里。”

评论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