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有一颗童心和好奇心总是好的。

现在很多人,哪怕十几岁,都已经失去了应该有的好奇心。

我和一个孩子一起画画,我看到她的画面,有很多很多,匪夷所思的东西。比如说,头发是可以像彗星的尾巴那样立起来,再弯下去的,跳绳的绳子上串着不同颜色的珠子,人可以活在不同的星云里,少女的裙子后面有一条,有很多条很长很长的丝带。

非常非常,奇特的幻想。却又觉得,挺合乎常理。

如果我不是还保留最后一点的少女心,我恐怕都不能理解,不能够想象。

岑参,唐代的诗人。在他开始他的边疆生活的时候,他才30出头。这就有别于,高适王昌龄这些,已经是麻木了的,可以说是已经消失了对边塞的这种好奇心。

但是岑参他还有,他锐意进取,他意气风发。所以在他的笔下,他并不像高适那样写边疆生活的凄苦。而是用他独具的角度,以及孩童一般的好奇心,去记录下冰天,雪地,火山,热海,这样奇异的景观。在他的笔下,更多更多的,是绮丽。

这种好奇心对每一个人说其实都非常重要。只是说的简单,还想保留它,其实十分的难。

评论
热度(1)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