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过了半年,又回了惠景城。

我之前在惠景读初三的时候,是没有住宿的,搬回惠景城住。

尘很多。

觉得物是人非吧,练习册都还铺在桌面上。卷子扔的到处都是。

这里面的一切,我觉得最熟悉的反而是夜晚淌过无数次月光流水的窗台,跟听我千百次自言自语的卫生间镜子。

记忆很遥远,模糊又清晰。说不出的怀念又想忘记。

那一年,过的真快。

如果当时我知道我会来到这间学校,我想对那时候的自己说:“别那么拼。要不就再拼一点。”

很微妙。

我仿佛就能看见那时候的自己,伸手就可以够到她的肩膀拍醒她的春秋大梦。没有和谁的永远,没有意料中的学校。

那时候还是小短发回力鞋,天天上学放学走一样的道路,很大风时而下雨。有时碰到住楼上的同班同学打个招呼他就骑车过了,有的时候回来碰见那个老女人浓妆艳抹心想这人真他妈丑,看着电梯里的广告几个月换一次,头顶的灯时不时坏一两盏。还有无数次和他一路笑过来。

当然,都不见了。

记忆中最后一次回来,是体育中考结束。浑身轻松穿着跑鞋,气宇轩昂地走回来。那时候还是下午天亮着,女孩们讨论着去吃手抓饼。

我路过回忆多少次。它们熠熠发光,都是宝藏。

那年的那年,逐梦的六月。

以前回来,脑海里浮现的是小学以前的事情。现在回来,想的是初三的事情。无数次抱怨八百米辛苦,数学好难,不够睡,早饭难吃。

纵观,我的高中呢。

我希望不再是处于某个微妙的平衡点。此刻加油吧。

我站在十六岁的渡口,与过去离别,也怀念。

评论
热度(1)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