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孤独是。

空或白。

———题

“空王,白王。”
“空大人,白大人。”
白发飞舞瞳孔闪烁的风云已经过去。嘴角再没有勾起的笑容和锐气。
百年了。

“shiro。”
“nii?”
白侧眸。
“感到无聊了吗。”
空微笑,抚了抚怀中女孩的头发。
“嗯。”

“那。”空的眼睛闪烁了一下。
“那。创造一个世界怎样?”
“那。创造一个世界怎样?”
“那。创造一个世界怎样?”

  …………

“nii……”

星云涌动,白昼变幻。碎落光屑。

“这是,什么游戏?”
“人生。”

                   空白
空白,也是『      』的游戏。

那么,游戏开始。

(稍微掐个短篇。其实完全没有头绪。本意是这样。)

评论
热度(26)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