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四月合集

仍然坐在十班考试但这次是靠近走廊的窗边
很不安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仿佛在预兆着什么即将发生
八点的时候突然间有一束穿透一切的金光从远处喷薄柔洒而出化为一个目不可及的光点 它的余温从几万里远的高空黑暗宇宙落在我的桌上我的肩上
我许久未曾倘佯在这样的阳光之下了
它倾泻着仿佛要把我包裹在温暖里拂去我所有的不安

---------------------------------------------------------

我不明白有什么好悲伤的可是胸口像被堵住一样难以呼吸每一寸目光都带着悲戚
可是我不明白我也明明不想悲伤
------------------------------------------------------------------
当四周很静我突然间听见了指针在一格一格流走的声音很渺远仿佛来自另个次元
------------------------------------------------------------------
和你在一起的人非你所喜之人。
和你结婚白头到老的人非你所爱之人。
大多数是如此。
因为大多数你喜欢的人,他们不适合过日子。而适合过日子的人,你又不太喜欢。

说到底将就二字罢了。

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幻想过五官俊秀的大男孩能和自己在一起,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幻想过纯白纱裙的长发女孩能和自己在一起。
到后来,男孩变成了男人,女孩变成了女人。
再后来,就都变成了一抔黄土。
就如我已不知道我所喜之人究竟为谁。但是我知道能和我一起走的人是谁。

地球挺神奇。
地心引力不会让人感觉有丝毫的漂浮,也不会让人感觉难受的拉扯。只是人行走站立能稳当的在某一物体上,不下陷不上浮,那么的理所当然。
这个世界这个宇宙也很神奇 为何就能有形成如此多微妙而所谓的环境,
就如我此前思考的一个问题:

为什么规定叶子的颜色是绿色
为什么规定云朵的颜色叫白色?
为什么眼睛叫做眼睛?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定?
即便我知道这样的名字可能都是人为取的,但我溯其根本是一种认知。
人为什么会对这些东西产生这样一种认知?
为什么第一个创造red-红色的人,不会把它称为Green-绿色?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一致认同这种色彩就是red-红色?

为什么说外科学便是可以让人接受,而所谓讲述鬼神的为什么就是假的?若明知是假的,那创作他们出来又有何意义?
人为什么会对科学有一种信服和心安的心态?
虽然的确很多事实都证明鬼神的确像是假的一样。

你怎么就知道这个世界就如你所看到的那样。

-------------------------------------------------------------------

白衣少年眉眼翩翩,蓬松的头发微棕,眼眸如琥珀透明,手指白净修长而骨节分明。侧脸的轮廓与五官温润但每一刀都刻的立体,鼻梁高挺,薄唇如刃。
多美好。像孤岛上的一只鹿一样踏着碎樱。角上渗裹着阳光。
谁没想过这种柔软如诗般美好的清新与憧憬,心里仍有一丝久违的甜意。
一瞬间的悸动。但此瞬之后冷静的告诉自己,
别想了。
鹿是森林中的精灵,我所认为最有灵性的动物。

------------------------------------------------------------------

当宇航员用手轻轻推了一下地球
地球上的物体都失重了
岩浆从地壳喷薄出来
吞没了整个地球

我来到太空 此生仅有一次
原以为会看见周遭都是图片里缀满的繁星
星星包围着我 忽远忽近 忽明忽暗
可当我到了太空
发现身边除了黑暗
只有无声

从锁骨中间一直连到下巴的底端
这是一条优美的弧线
这儿缝了条拉链
一拉开
里面就都攀出了嫩绿的枝叶和色彩

------------------------------------------------------------------

其实我每一次提笔落笔构思,我都能感受到生命的厚重。
它所赋予我的恩赐的天赋,我所感受到的一切认知。
我愿意去感恩这样的世界。
我总是喜欢把世界在脑海里拆分成无数方格幻影,构想成儿童画的模样。
simple and colourful.
充满纯净一丝不染。而我所构想的世界是精神上的,赋予精神内涵。所以我是应该感恩的。
正是因为我有这样的小世界,我的内心才能如蚌一样柔软。

------------------------------------------------------------------

为什么我不肯睁眼
因为一睁眼就是现实

评论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