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说说文笔风格。

不同作家不同人不同风格。

百度有个贴吧文字控。一开始我很喜欢里面的短句,后来我对大多数都嗤之以鼻。甚至不想再点进去。

千篇一律的矫情无一例外的情话。
当然咯,现实不也如此。
很少,有令人眼前一亮或是厚重感觉的短句。

再说说郭敬明。

初看他的书时是四年前,喜欢的不行。那本《幻城》。
两年后觉得那本书很中二。
三年后觉得自己很傻。
四年后为了对照幻城电视剧而翻阅。
“也不会嘛,他的文字。还是挺打动人的。”
大概那三年是因为看过十几次后再未看过,一直凭借自己的记忆去回想内容。
你知道的记忆总是以开始清晰无比最后清晰到出错的东西。于是就在不停的出错中把幻城在脑海中丑化了。
前几天再看,发现真的不错。光怪陆离的想象,雄奇壮丽的场面。
更重要的是,我先前所厌恶的,小四书中一直都是有一种波澜不惊且一句话很长很细腻的那种感觉,现在不讨厌了。
因为我自己好像也有点这样。
小四写的随记,我现在有时也会有类似的。
总是会有些跳跃,有些奇怪的形容,奇怪的个人感觉。
比如我再翻阅幻城,觉得它:
像是嚼着素雪但并不寒冷,略有乏味冗杂但不失幻想;又像略过的西风一样静悄悄地划一道浅浅的口子,面前渐渐浮很嘈杂斑黄的版面,有时又像森林一样清新夏日蝉鸣,如绽放的烟火绮丽无比。

嗯,先说到这。读的书不多。

评论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