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盛大中的协奏



    听歌有一个标准,一般都是喜欢听高潮部分好听或者华丽的,或者是整首歌的旋律都沉浸在华丽当中的。例如Avril 的 Let me go.华丽的音乐会有一种盛大缤纷的旋律,而且一般都很悦耳,常人都能接受。

    踏着这种旋律,在心的飞扬中翩跹,心绪会飘到很远,在那个远古而广大的时代,伴随着每一次鼓点的律动,嗓音的落定,触动心中最柔软的弦,耳中最敏感的听觉细胞,心中荡气回肠,宏大宽广,这种史诗一般的力量。被这种盛大包围在一个虚无里,独自沉浸这场虚空的华丽,独舞月光下,一个旋身提裙行礼,玻璃与水晶高贵地折射,裙边的褶皱如水一般荡漾开来,想象着万千观众的存在与不存在的喝彩。太美的光景。 

   相反我很难接受午后音乐,也就是给人轻松小调的慢歌。虽然配合着吉他和特殊的歌喉特殊的慢奏给人午后阳光侧落在香榭丽大街的感觉,但是没有任何旋律可言,只是单调地重复着小调,在平静中结束。当然这只是个人喜好。

    这种歌的特点我觉得是能给人一种温暖放慢的感觉,仿佛一个在安抚你的如,细心,体贴,温柔。的确是有种在一顶啡色遮阳伞下跑杯咖啡,一张圆木桌和几张凳子,对着便是没什么人的欧式街道,身后是咖啡店擦的透亮的落地玻璃窗。很温暖,也很美好。

    但这样的人生始终没有高潮,终其一生平平淡淡。太过华丽的歌一生都在追求奢华,忘却了生活的本质与闲淡,忙忙碌碌,狂风暴雨,不得安稳。当一首歌既有华美的高潮,也有恰到好处的前奏和铺垫时,这首歌 才是完美的。

    月光下,她依旧在独舞。只是她的心,向着阳光。



评论
热度(1)
  1. m13608110486沽栀 转载了此文字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