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2016.1.24
The first snow in Foshan.※

虽然走在街上,很冷,很冷,风很大很难受。
可是当我回头的那一瞬间,呼啸的风把我的头发拂起,一丝一缕,遮盖过我的脸庞。我看见缕缕的发丝背后,在飘着雪。

尽管那不能称之为雪,但是在南方人的眼中,那就是雪。是他们没有看见过的,来自天外的精灵。

我很感动,我仿佛来到了北方,我仿佛走在一个真正寒冷的季节里。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原来,是真的。

这一场雪,一定是一个奇迹。

评论
热度(2)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