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我突然这么觉得

顾城所写,并未多么超前。我指的是他的思想。并未多超前。或许比较革命性,但给我感觉并未多超前。

相反,他一直回顾着过去。一直在追溯着根本与源头。

他有一双独具一格的慧眼,他所看见的世界,在他的思想下,在他的目光里,都自然而然地剥去了层层外衣,露出了其最晶莹的本质。这大概也是为什么顾城的文字晶莹而华美的原因。

他很纯粹,只是顾城。

他熟悉历史但不是史学家,他研究各种主义但从不空谈,他提到政治但他与这无关,他文学造诣难以企及但他什么领域都有涉及。

他只是顾城,也就是诗人吧。

评论
热度(2)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