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故梦远,浮生又何妨。

这里的云都是浮起来的,就像浮在半空中一样,里面晕染开的颜色就如圣西斯帝国的油画里面的彩云一样,有自己的颜色,盛大。

他们都静静的不动,定在半空中。但是等你下一个抬头,他们又变了形状。你再仔细看他们,其实在很缓慢地很缓慢移动。它们从你头顶上空,慢慢的漂浮而过,仿佛有一块玻璃,承托着他们。

海水透明清澈,犹如玻璃一样。一浪拍打着一浪弯起的弧度,波光粼粼。
海的爱人是光。
他们像揉皱的纸片一样。而放眼望去,盯着海平线的中央,远处犹如无数回家的鱼一样,往着共同的一个方向。
这样的美,犹如宿命。

评论

© 沽栀 | Powered by LOFTER